亲情,相伴一生的暖情感散文

  时光飞逝,四季轮换。昨日,还是繁花似锦、香馥满园的春天,今时,又到了风清露寒、秋菊争艳的中秋。每逢佳节倍思亲。在这家人团聚的日子,秋夜清透,明月高悬,如水的月光,洒满江河湖海,峻岭崇山。慈祥的月儿,想把她的温暖带给千家万户;多情的月儿,想把她的温婉送于爱意缠绵。今夜,天下有多少情与爱相逢!今夜,世间又有多少温与暖团圆 !

  室内,灯光恬淡,温馨满屋,桌子上摆着水果、月饼,茶杯里的龙井茶清香四溢,酒杯里的葡萄酒醇厚甘甜。家人围坐在一起,话昔畴,赏月圆,何等的惬意!何等的畅然!听着孙子的欢声笑语,看着儿子、儿媳的青春笑脸,再望望身边的妻子,突然间,就生出一个念:亲情,相伴一生的暖。

  长大。成年。青春摇落了儿时的晨星,时光送走了懵懂的少年,我们有了爱的朦胧,我们有了情的冲动,我们有了儿女情长的缱倦。我们有了自己的妻子,自己的丈夫,有了自己成年生活的另一半。

  亲情,父母的血脉在延续;亲情,夫妻的情感在续添。人生的旅途上,我们的生活多了爱情的色彩;世间的红尘中,我们的心里多了夫妻的惦惗。前世的姻缘,使两个没有血缘关系的人结为连理;今生的爱恋,更使我们的亲情有了新的姻缘。风雨同舟,相濡以沫,相互关爱,情长意绵。你的爱,在我的身上闪现;我的情,在你的心里生莲。从此,两个相爱的人,孕育了新的生命。新的生命,是两个相爱的人的亲情结晶,亲情的华诞!

  人的一生,从呱呱坠地,到暮年老去,亲情,始终围绕身边,给予我们爱护,关怀,也正是有了亲情的相依相伴,我们才得以:病痛时,有人向你嘘寒问暖;困苦时,有人为你排忧解难。

  我们成为了儿女的父母,生命里我们又多了一份亲情,同时,也多了一份挂牵,而我们的父母却已满头白发,秋霜浸染。看着自己幼小的儿女,想到了自己的从前,不养儿不知父母恩,父母的恩情大如山!人都说隔辈亲,望着父母看着他们孙儿的笑脸,脸上挂着的幸福泪线,感动的情,不由得从心中升起,感恩的念,三天三夜说不完。

  而今,我们的儿女也已长大成人,结婚,生子,或为人父,或为人母,把那祖上的香火传递,把那千年的亲情续延。我们自己的双亲,在这一辈一辈的亲情中故去,走远。

  父母走了,去了天堂;姊妹老了,却长挂在心间。

  望着天空中那一轮明月,望着明月周围的星星灿烂,想着那已故多年的大哥,想着那身在外地的二哥、大姐、二姐,心,难平静,念,飞远。

  父母情,是亲情;儿女情,是亲情;夫妻情,是亲情;姊妹情,更是一母同袍,血亲相连。

  年少时,家贫寒,缺吃少穿,生活艰难,但,姊妹之间,却能相互包容,相互照顾,相互扶持,共苦同甘。姊妹情意难忘却,一母同胞常挂牵。

  至今,不曾忘,父亲去世后,大哥从他的微博的工资中拿出钱来养育了我,直到我二十岁前,近十年的时间。

  至今,还记得,三姐给我做的棉袄棉裤。那年,我12岁,三姐16岁。父亲去世后的第二年,母亲被二哥接去了外地,我和三姐同大哥大嫂一起生活。天凉了,我穿的棉衣已小,母亲不在,三姐在邻居苏大娘指导下,做了她一生中第一次女红。棉衣的面子,里子,虽是破旧的衣服从新裁剪、缝补而成,棉花也是旧棉花从新弹过的旧棉花,但穿上了它,那年冬天我不再冷!

  至今,常想起,17岁那年,我插队下乡,大姐寄来的她亲手缝制的蚊帐,这蚊帐挡住了蚊虫的叮咬,这蚊帐寄托了姊妹的情长。

  至今,不敢忘,在我结婚时,是哥哥姐姐拿出钱来帮助了我,我才有钱买了橱柜,买了床,娶了媳妇,当了新郎。

  儿时,当我们步履姗姗地迈出人生的第一步,是父母相伴左右;当我们跌倒在地,是父母将我们搀扶起,鼓励我们继续向前。下雨了,父母替我们挡风撑伞;睡着了,父母为我们盖被保暖。玩耍了一天,是父母为我们洗去了身上的泥土;饥肠噜噜时,是父母为我们盛上了喷香的米饭。有病在床,我们看到了父亲焦急的面孔,母亲担心的泪眼;护士的每一针,扎在了我们身上,却疼在了父母的心田。春夏秋冬,四季交替,多少个日出日落,多少个月缺月圆,桃红柳绿,一春又一春,菊黄霜白,一年又一年,我们在父母的精心呵护下渐渐长大,成年。

  人生几十年不算长,然而,人这一生所遇到的困苦、艰难却是一个又一个。感念的是,在我人生几十年的日子里,每当我生活陷入困境之时,总是有哥哥姐姐的相帮,我才得以克服了重重困难,有了今日家庭生活的美满,有了今日之儿孙相伴的温暖。

  在这中秋的日子,在这温馨的夜晚,望着天上的月亮,一股悠悠的情愫,冉冉涌上心间。这情愫里,有对已故多年的父母、大哥的怀念,也有对远在千里姊妹的思念。想到已故去多年的父母,父母的关爱,想到远在千里的姊妹,姊妹的情深,心中,生出万千感慨,感慨里又生出些许莫名的怅然。

  惟愿:天堂的父母,魂安;

  惟愿,远在天边的姊妹,康健;

  惟愿,亲情永相伴,一生安暖……

评论列表(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)
编辑推荐